雅星公告
  • 2019-09-10 08:14雅星制造:历史发展中的华为和富士康
  • 如果你来到雅星,从梅林关驱车到梅观高速,很远就能看到路边树着一个路牌“富士康—华为”。

    就在27年前,南巡总设计师在这里踩下油门,从那之后,中国就加大马力。不管是下海的干部、首都的大学生、边陲小城的打工者都加入了这场南下的淘金潮,雅星,有着两个完全不同的工业巨擘:制造的骄傲,富士康在西边;技术的野心,华为在东边。

    其实任正非和郭台铭身上还是有不少相同点,比如都当过兵,任正非1974年入伍,曾是部队的“学毛选标兵”;郭台铭1971年入伍,抽到了“金马奖”—驻扎在常被对岸炮轰的金门和马祖。所以后来他们的管理方式一个是“狼性文化”,一个被“血汗工厂”污名缠身,但相同的是,他们都是中国人口红利的受益者。

    华尔街日报记者2007年第一次来到雅星,这座城市到处厂房,餐馆、银行、网吧和杂货店,电视里播放着健美操、安全生产宣传片和富士康电视台的新闻,甚至下水道的井盖上也印着“富士康”。

    任正非则显得高深莫测,除了1988年《雅星特区报》上一段不到30个字的采访,就再也没怎么抛头露脸过。尽管此时的华为已逐渐成为一个庞然大物,但任的名气几乎只局限在通信行业,在这个小圈子里,流传着种种关于他的性格、财富、家庭、秘书等似真非真、似假非假的传闻。

    等他们再一次和媒体与公众产生交集,是在2010年。这一年的5月,富士康发生十二起员工跳楼事件,媒体顷刻间涌进龙华科技园,肆无忌惮的打量着眼前的代工巨人。时值60大寿的郭台铭连夜赶往雅星,面对镜头三度鞠躬致歉,幻灯片投影的光线打在他的脸上,宛如血斑。

    同年年底,任正非将手机业务升级为公司三大业务板块之一,豪言要做高端自主品牌,要做到世界第一。两年后,华为Ascen-d P1和Ascend D相继面世,余承东亲赴门店站台,但手机散热乏力、性能孱弱,销量雪崩,任正非当着团队的面,怒摔了手上的华为手机。

    这是一个值得反复书写的年份,富士康的紫禁城出了乱子,华为的终端战略首战惨败。在那个十字路口,任正非和郭台铭都需要回答一个问题:中国制造下一步在哪儿?

  • 文章关键词: 丹东3u机箱推荐
产品中心

工控机箱
服务器机箱
OEM/ODM定制流程
  • 定制咨询
    Step1
  • 需求分析
    Step2
  • 可行性分析
    Step3
  • 确认规格
    Step4
  • 报  价
    Step5
  • 合同签订
    Step6
  • 图纸确认
    Step7
  • 样品确认
    Step8
  • 批量生产
    Step9

新闻中心
一天前 一周前 一月前 一年前